“熬”完月子却落下偏头痛

作者:呼吸的宇其实在怀孕 的时候,我就听那些生产过的妈妈 们谈论过坐月子。听她们说那一个月是如何如何的难熬,听她们说那一个月要遵守多少多少的习俗,听她们说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坐月子,简直会把人逼疯......那时候,我心里对坐月子的恐惧,绝不亚于生孩子。反正,只要想到我将有一个月不能出门,一个月不能洗澡,而一个月又有30天那么久,我就要崩溃。校宇是早上7点半出生的,刚生完的时候,我处在终于解脱了的兴奋状态里,似乎忘记了我还要面对一个月的“酷刑”。生完孩子,因为做了侧切,我在医院住了两天,那两天倒没什么,病房里开着空调,而且不时有人进进出出,我也没感觉多难受,真正觉得要崩溃,要疯掉,是在回家以后。我的婆婆是一个很传统的人,她脑子里存放了很多坐月子的各种习俗,她也在用那些习俗近乎苛刻的要求着我。虽然我知道她是为我好,可当我被封闭被压抑被约束了很多天以后,我不再认为她是为我好,我只是觉得她在借着这个机会来管制我,而且我偏执的认为,她那一套全部都是封建迷信。那时,是五黄六月,一年中最热的时候。我的卧室虽然开着空调,温度却定在28度,开了跟没开一样。刚生完孩子虚弱的我,一动不能动的躺在床上,汗流浃背。你无法想象那种感觉,衣服转眼就湿透了,全身都是汗,却不能洗澡。身体的不适,伤口的疼痛,心理上的郁闷,再加上不合胃口的饭菜,这些都是导致我后来开始彻底的抗拒这一切的原因。卧床几天以后,伤口长好了,我能动了,可是婆婆说:“你最好还是躺着,坐久了以后会腰疼。”憋的实在难受时想看会电视杂志,婆婆说:“不能看电视看书本,不然以后眼疼的。”我想上厕所,借着这个机会就往楼下跑,婆婆说:“不能上下楼梯呀,不然以后脚后跟会疼的。”后来我看指甲长的有些长了,就拿着指甲刀剪指甲,婆婆又说:“不能剪呀,剪了以后.....”“会指甲疼?”想都不用想,我就接上了。可是婆婆说:“不是指甲疼,手指头会疼的!”甚至,我喝白开水都会被唠叨:“白开水喝多了不好......”当然,除了这些,什么洗澡洗头洗脚,更是想都别想。坐月子10天以前,我没有吃过主食,全部都是稀饭。本来在我们这里,坐月子都是吃面疙瘩的,就是那种用面拌的稠稠的疙瘩汤,可是我不吃面疙瘩,所以婆婆就把稀饭做的很稠,再在里面打上好多个鸡蛋,基本上那一碗饭都很难搅动,像糨糊一样。我要求吃馒头,因为老觉得饿呀饿,想吃个馒头垫一下,可是也被拒绝:“不行呀,要10天以后才能吃,不然胃会疼,馒头太硬了!”所以那些天吃饭对我来说,就是上刑。一身的汗,艰难的咽,而很多时候是吃完了就吐,难受的我直掉眼泪,可是就连掉泪都会被拒绝:“别哭,哭多了伤眼睛,以后眼睛会疼。”......每天,我躺在床上,我的婆婆就搬着个小板凳坐在床对面的门口,像看守犯人一样。崩溃!大概半个月以后,我开始拒绝,开始反抗。那时候的心理就好象处于叛逆期的小孩子,你让我干嘛,我偏不干嘛,你不让我干嘛,我偏要干嘛!我趁婆婆不在的时候偷偷的洗头洗澡,我趁晚上婆婆回家的时候狠狠的看电视,我故意在婆婆面前楼上楼下的窜,我偷偷把空调的温度调的低一点再低一点....不过好笑的是,我偷偷的也好,故意的也罢,做的这些事情都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不适,真正让我落下毛病的,是该死的风。记得那天天气有点阴,好象想下雨,外面刮着风。那一阵阵凉爽的风,简直就是在诱惑我。趁他们不注意,我偷偷的站到窗户边,反正我一直觉得婆婆的那些规矩是封建迷信,所以我站在窗户边上使劲的享受清爽。可是后来,就在我欢呼雀跃终于熬过了这难熬的一个月,可以尽情享受自由享受随心所欲时,我却发现,头不能吹风,一吹就疼的要命。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,只要吹着风,头像炸了一样的疼。我也终于明白,婆婆的那些封建迷信,原来还是有些道理的。可惜终于明白时却已经太晚了,也许这就是固执的代价吧!不过还好这几年这个毛病稍微好了些,不再像最初的时候那般难受。所以,即将分娩 即将开始坐月子的准妈妈们,有时候,古老的传统习俗还是很有道理的,那些老人们的经验,我们还是要虚心的接受,毕竟,这一切管制一切约束的出发点,都是为了我们好,是不?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