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生BB送红包的历程

文/黄群l 焦虑的几天——送第一个红包已经过预产期十三天了。我甚至怀疑是预产期算错了,我们只好找了那位经小姨子介绍的妇科Y主任,塞给了她一个红包,请她给做确诊——这可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给人家塞红包的,心情有点怪怪的。她也由严肃变成了热情。检查之后她说如果日期没有算错的话,最好也不要再等太长时间了,因为太太的骨盆口太小,小孩的头部进不去,反正得进行剖腹。她建议说第二天中午或着下周三中午可以找她安排,因为当班的医生都是她的手足人马,个个让人放心。 我们很犹豫,总觉得自己生最好。后来因为打Y主任电话没打通,最后拖着拖着就没去。星期天,给在中心医院工作的同学的太太打电话,正好她值班,建议我们再过去,她给找个大夫看看。检查后医生说,最好还是住院观察,怕的是小孩过期多少有点缺氧。这一说我们更着急——那时我们的心理太紧张了,以至于变得过度敏感。但是小孩的事情,你还真没办法不急。于是决定第二天星期一去办理住院。 l 手术——第二个红包没送出去到医院把皮箱放在Y主任的办公室里。她很热情地亲自带太太插队去做B超。出来后,她说,小孩的前额顶在骨盆口,头部绝对是进不了骨盆的,可以马上做手术。 10点多一些的时候,太太被送进去试针和胎监,我进去帮她把项链、手表和衣服取出来后,医生便不让我进去见她了。我一个人在外面,等待医生吩咐去取这取那的。十一点多手术开始。病房也准备好了,是一间双人房,人家刚刚腾出来的。 这时候,妈妈刚好赶来了,我就去填写手术协议书。在签名之前,医生跟我交代了一些麻醉和手术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,以及小孩出生后可能发现的异常情况。我知道这是她的例行公事,但心里难免就更加紧张起来,特别是听到说有些胎儿畸形情况的可能性时,心里打了个冷颤。但,还是签了字。 我赶紧先后两次找了Y主任,只是想把包有1800元的红包交给她,由她分配——一开始我只准备了1200元,后来听说她亲自主刀,同时也安排了产科主任做她的副手时(两位都是妇产科的专家级人物),于是我临时又加了600——但都被她拒绝了,她说对于手术我应该100%的放心。红包的事情,等手术后再处理不迟。我只好暂时作罢。 12:20左右,医生将小孩抱了出来,是个女孩。当我看见小婴儿在东瞧西看的大大的眼睛的时候,我心里头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:婴儿很正常,也很漂亮。太太在婴儿出来后的大约25分钟左右,也被推了出来。她还神志很清晰。医生边推边说我太太心里很紧张,紧张得全身绷得很紧。看着太太不太苍白的脸,我的心一阵狂喜:总算过去了。 l 回到病房——送出去了第二个红包将太太从拖床上移到病床上后安顿好了之后,小孩也被推了回来。小孩一回来便不停的张大嘴巴到处噌来噌去。我赶紧跑去买了一瓶S-26奶粉。她一下子就喝了20毫升。 在病房里,Y主任愉快地接受了我的红包。为了方便,我们把整个病房全包下来,一天是160元。还真的得感谢Y主任,在这期间,每天基本都来巡视,而且经常亲自动手帮忙做些护理。由于公司没有父亲产假,这段时间我只好每天请半天的假,下午上班。这样来来回回,人都晒得黑不溜鳅的。 l 回家——送TAXI

//所有站点 //公用网站